我自只如当日醉,隔花人远天涯近。
祝诸君安好。
勿念。
 
 

【苏靖】国色(上·若教解语应倾国)


元宵节贺文。今天写不完了,先发一部分,保证甜,不保证有下。
祝大家汤圆节快乐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三月桃花雪,四月柳絮飞。
清明细雨蒙蒙,梨花落尽,再过几日,便是牡丹花开时节。
花开时节动京城。

鹅黄魏紫柳绿梨白,碗口大的花盏开遍了洛阳城。十里春风,满城锦绣。

洛阳城里的人家,几乎家家户户都种了牡丹,巷口茶馆里人人都能说上几句如何种牡丹,可论起来,还是城北萧家的牡丹种的最好,开花都比别人家的娇艳。
萧家世代以牡丹为业,皇城的御花园,他家的花尚能争得一席之地。

“萧家的牡丹真如传说中那么美?”一名青衫书生坐在茶馆中,侧耳听了一句,忽然拱手打听了起来。
邻座的一位老人家夹了一颗花生米扔到嘴里,一拍筷子:“这位书生,你可算问对人了!我可是有幸进过萧家的园子,普通的品种咱就不说了,世人皆以为绿牡丹稀奇,却少有人知道萧家的小少爷新培育了一种牡丹,正是绿花白蕊!”
这话引得众人都好奇起来,七嘴八舌地问了起来,“有名字吗?”
老人家还未说话,就听见那书生低声道:“唤作殊颜。”
“对对,是这个名字!”

说完了牡丹,才有人打听这个面生的书生来洛阳城做什么。那书生垂眉轻笑:“来讨生活。在下别无长技,唯有笔下几支牡丹还算入眼。”
众人一听,皆叹道:“那倒是真的要用萧家牡丹。”
即便是同一个人的丹青,若是画的萧家牡丹,价格便能高上许多。
青衫书生领着身旁一直在吃点心的小少年离开了茶馆,直奔萧家而去。

当日,萧家的表少爷刚好也在,他原和书生是旧友,便准备直接把他引荐给萧家的主人。
“舅舅府上因为种花,占地颇广,苏兄身体不好,还是劳烦多走几步了。”萧景睿一边带路,一边介绍沿途的牡丹花。
言豫津挑眉大笑:“景睿,你这就不懂了,苏兄眼睛只管去看国色,哪里还能留意走了多少路。”
青衫书生笑着点头:“豫津所言极是。”

书生抬脚随着两人转过拐角,一个白色劲装的人影就那么撞入眼帘。他半蹲在泥土中给一株花树松土,一朵紫色的牡丹被微风吹动,在他的脖颈旁撩拨,他微微皱眉,抬手轻轻拂开花枝,眼底却是缱绻的笑意。
满园的牡丹都失了颜色。
书生停下脚步。

感觉到有人在看他,那人忽然抬头,阳光太盛,他只清楚地看见了来人幽如深潭的眼眸,以及和他那株牡丹花一样颜色的青衫。
“你是谁?”那人站起来,疑惑地看着他,总觉得哪里见过一样。
萧景睿刚要介绍,便听见书生一笑,“在下苏哲,见过七少爷。”
声音里不惊波澜,却又似无限欢喜。

“你认得我?”萧景琰心中的疑惑越来越深,索性直接问出来。
苏哲摇头:“在下只是猜测。公子的打扮不像仆从,刚刚景睿又说萧家的七少爷种花事必亲躬。”
“你倒是会猜。”萧景琰晒笑,苏先生是来赏花的?”
苏哲拱手:“不敢,苏某只是来讨生活的。”
“哦,原来是来画牡丹的。”常有丹青名家客居在此,萧景琰也不觉得稀奇。

看他这样轻慢的态度,萧景睿忍不住说道:“苏兄的画技出神入化十分有灵气,他的牡丹甚至能引来真的蝴蝶。”
“那可真是失敬了。”萧景琰的脸上可是一点失敬的意思都没有,来萧府的画师都说自己画的好。萧景睿打算再说,却看见苏哲对他轻轻摇头,这才作罢。

苏哲突然对着萧景琰郑重行了一礼,“苏某是为'殊颜'而来,还望萧公子成全。”
话音刚落,众人都是一静,他刚刚并没有直接和萧言二人说过他要画那株绿萼牡丹。
萧景琰皱眉:“苏先生怕是要失望了。”
“七哥!”苏哲还未应话,萧景睿倒是急了:“苏兄的画技真的很好,不妨让他一试?”
言豫津也说:“是啊,七少难道就不想给'殊颜'留下一副传世之画?”
苏哲倒是不急:“萧公子可是另有隐情?”
萧景琰把手里的花锄交给一名花匠,招呼众人:“你们跟我来。”

大概走了一炷香的时间,众人来到一个极简素的庭院,曲径通幽,萧景琰把他们引到最里面的花房中,那花房中只有一株绿萼牡丹。
三人都是一愣。
那株牡丹没有开花,零零落落数朵花苞贝齿紧咬,阳光从窗格间洒下,只有顶端裂缝处泄露几缕青颜。
“怎么会这样?”言豫津失声道。
萧景琰上前,用手虚托着一朵花苞,特意放轻了声音,像是怕吓到了手心骄矜的牡丹:“花期已经过半了,可它一朵都没有开。”
他的眼眸中深情如许,如同看着自己的恋人:“前两年连花蕾都没有,今年也许会开。我一直等着也不妨,只怕苏先生久等花也不开。”

苏哲遥遥站着,看着萧景琰对话轻笑,眼底神色复杂,像是在疑惑着什么,又笃定了什么。他在萧景琰看过来的时候,收敛了所有的情绪,从身旁的架子上顺手拿下来一个木瓢,舀了半瓢水递给了萧景琰。
“苏某飘摇惯了,居无定所,倒是愿意留下等'殊颜'开花,还望萧公子收留。”
萧景琰接过水,弯腰细细地浇花株的根茎上,觉得差不多了,方起身道:“苏先生既然愿意等,我自然是没有意见的,只是,它结苞已然数十日,却不见开花,今年不一定等得到。”
“会开的。”苏哲弯起眉眼,笑意浅浅。

萧景琰不置可否,却突然问道:“苏先生似乎对我这花房特别熟悉?”
苏哲低眉一笑:“萧公子说笑了,苏某也是第一次来。”

就这样,苏哲住在了萧景琰的别院里。第二日,那绿萼牡丹竟然舒展开了一片花瓣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来来猜一猜苏先生到底是什么身份?第一个猜对的如果不嫌弃可以来找我点一个没有肉的番外梗,当然前提是我没有坑了~



22 Feb 2016
 
评论(41)
 
热度(324)
© 折雪佐春 | Powered by LOFTER